上海农商行IPO获批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连降两年 房地产贷款占比高

小柚财经:上海农商行IPO获批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连降两年 房地产贷款占比高

6月18日,证监会核准了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农商行”)的首发申请,这意味着该行正式成功拿到A股“入场券”。上海农商行拟在上交所主板发行不超过28.93亿股,募资净额全部补充资本金。自2018年底向上海证监局提交辅导备案申请到拿到批文,上海农商行历时两年半。

《上海农商行IPO获批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连降两年 房地产贷款占比高》

  官网显示,上海农商行成立于2005年8月25日,是由国资控股、总部设在上海的法人银行,是全国首家在农信基础上改制成立的省级股份制商业银行。目前注册资本为86.8亿元人民币,营业网点近370家,员工总数超7000人。

  股东情况方面,截至2020年末,上海农商行前十大股东为:上海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22%,下同),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9.22%),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9.22%),上海久事(集团)有限公司(8.45%),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6.45%),上海国盛集团资产有限公司(5.46%),浙江沪杭甬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5.36%),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4.78%),上海申迪(集团)有限公司(4.12%),览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3.87%)。

  2020年净利润下滑7.74%,资产总额突破1万亿

  上海农商行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上海农商行的资产总额为10569.77亿元,同比增长13.66%。2020年,上海农商行的营业收入为220.40亿元,同比增长3.6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1.61亿元,同比减少7.74%。今年一季度营收、净利润分别实现54亿、23.6亿元。

《上海农商行IPO获批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连降两年 房地产贷款占比高》

  截至2020年末,上海农商行个人存款(含个人保本理财)余额为3,456.33亿元,较年初增长10.26%,零售贷款规模1,494.91亿元,较年初增长22.80%;个人客户1,619万户(不含信用卡客户),较上年末增长15.73%;管理个人客户金融资产总额5,281.83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5.00%;面向上海全市独家发行的工会会员服务卡发卡量达到518.98万张,覆盖了上海主要大中型企业(集团)及事业单位职工;敬老卡发卡量102.35万张,新版社保卡申领量213.21万张,均位列本地市场前列。

  截至2020年末,上海农商行贷款与垫款总额5306.73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67%,增幅高于存款增幅,吸收存款总额7636.1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0.29%。

  上海农商行年末理财产品总规模1,414.98亿元,较年初增长8.64%,其中净值型产品总规模1,232.90亿元,占非保本理财规模比例超90%,较年初增长132.81%。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连续两年下滑,不良贷款率小幅上升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上海农商行贷款损失准备余额分别为123.45亿元、158.73亿元和181.94亿元,贷款损失准备占贷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30%、3.87%和3.90%,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53.60%、342.28%和431.31%。2020年拨备覆盖率为419.17%,同比下降12.14个百分点。

  资本充足率方面,2017年至2019年末,上海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96%、12.69%和12.59%;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97%、12.70%和12.62%;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27%、15.86%和15.57%。截至2020年末,上海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4.40%,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7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67%,已连续两年下滑。

《上海农商行IPO获批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连降两年 房地产贷款占比高》

  不良贷款率方面,2017年至2019年各年末,上海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3%、1.13%和0.9%,呈现连续下降趋势。其中,信用贷款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41%、0.59%和0.69%;保证贷款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63%、3.01%和1.71%;抵押贷款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3%、1.22%和1.09%,质押贷款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02%、0.02%和0.01%。截至2020年末,上海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为0.99%,同比微升0.09个百分点;

  重度依赖房地产,贷款占比28.93%

  截至2019年末,上海农商行企业贷款和垫款前五大行业分别是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建筑业,占本行企业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8.93%、17.57%、13.18%、4.50%和2.97%,上述前五大行业贷款余额合计占本行企业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67.14%。

《上海农商行IPO获批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连降两年 房地产贷款占比高》

  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上海农商行房地产业企业贷款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10亿元、8.00亿元和8.21亿元,占企业类不良贷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65%、19.75%和23.10%,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16%、0.97%和0.85%。

  在可比银行中,上海农商行房地产贷款偏高,2019年同期来看,同为农商行的青岛农商行为20.29%,重庆农商行仅为2.92%。上海农商行的成长重度依赖房地产,而且在个人房贷放款过程中,多次因为资格审查不严格受罚。

  截至2019年末,上海农商行公司客户房地产行业贷款余额为971.18亿元,占本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20.80%,不良贷款率为0.85%;个人房产按揭贷款余额为985.09亿元,占本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21.10%,不良贷款率为0.28%。

  上海农商行表示,如果未来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国家法律法规、相关政策发生变动,或者其他因素造成房地产业不利变化,房地产市场出现大幅度调整或变化,或者本行在房地产信贷管理方面出现问题,均有可能对本行房地产相关贷款的质量产生不利影响,进而对本行的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历史行政处罚34笔,公司治理存在薄弱环节

  截至2019年末,上海农商行36家控股子公司合计受到来自中国人民银行及其派出机构、中国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的行政处罚32笔。

  此外,天眼查显示,2021年04月16日,上海农商行被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因2016年2月至2019年4月,该行为某企业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2016年2月至2017年2月,该行为某企业办理贴现和贷款业务时,资金循环转存保证金,虚增存贷款规模。被处罚款共计100万元。

  2021年03月29日,被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因该行绩效考评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2018年,该行未按规定延期支付2017年度绩效薪酬,被处罚款共计80万元。

  而就上海农商行的绩效考评管理问题,上海银保监局曾在报告期内三次整改意见中提到,《上海银保监局关于上海农村商业银行公司治理专项检查的意见(沪银保监发〔2018〕20号)》单一股东及其关联方投资入股持股比例超标;主要股东及其关联方参股商业银行数量超过2家;监事会未定期对董事会制定的发展战略开展评估;董事在行工作时间不满足监管要求;未按公司治理的要求完成关联交易审计内部报告;绩效考核中合规和风险指标权重未能达到平均水平;分支行等级评定中风险及合规方面考核占比较低;分支行班子成员考核中风险指标考核占比较低;分支行绩效考核中合规经营类指标占比较低;业务指标设立时点性规模考评指标;绩效薪酬延期支付比例低;监事会缺少对全行薪酬管理进行有效监督;独立董事和外部监事参与了自身薪酬的决定过程;绩效考核和薪酬管理的内部审计不到位;高管人员的绩效评价未能覆盖主要监管指标;绩效评价制度存在缺失;合规内控评价存在考核激励递减效应。

  《上海银监局关于上海农商银行2018年度的监管意见(沪银监发〔2019〕119号)》中提到公司治理存在薄弱环节;绩效考核管理有待改进,定量指标未达到监管要求;合规管理基础仍然薄弱,合规机制有待改善;集团不良率较高,潜在信用风险需要关注;部分主发起村镇银行资产质量持续恶化;管理的精细化程度不够。

  《上海银保监局关于上海农商银行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整治检查的意见》中提到,关联交易方面存在违规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与关联方开展部分保证金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的问题;信息披露方面存在在年报中保函业务未按照融资类保函与非融资类保函分别披露、信用证业务未按照即期信用证与远期信用证分别披露,对关联法人的经济性质或类型、法定代表人、注册地、注册资本及其变化披露不够充分,未完整披露相关股东质押股权被冻结以及受到其他权利限制的情况,未能执行年度薪酬报告的信息披露要求,对各项风险暴露和评估的定性、定量信息披露不够充分的问题;检查整改方面存在绩效考核中合规和风险指标权重尚未达到监管要求、董事在行工作时间仍未满足监管要求、监事会尚未对董事会指定的发展战略开展评估。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