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氏家族持股再遭司法拍卖 持股已低于5% 首航高科:公司控制权未发生变更

小柚财经:黄氏家族持股再遭司法拍卖 持股已低于5% 首航高科:公司控制权未发生变更

  通常情况下,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在持股比例上都拥有一定领先优势,这是确保其话语权的重要基础。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首航高科(002665,SZ)控股方黄氏家族合计持有的公司股份比例竟然已经低于5%。单从持股比例上看,黄氏家族已经远远落后于甘肃纾困基金。但上市公司表示,本次司法拍卖暂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实控人持股比例降至5%以下

  据首航高科3月18日下午披露,公司于近日收到股东京津荣创波纹管(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津荣创)及其一致行动人出具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京津荣创及其一致行动人黄文佳先生、黄卿乐先生于2月22日至2月26日期间,通过司法拍卖的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295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16%。

  上述权益变动后,京津荣创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首航高科股份比例已低于5%(4.38%)。其中,京津荣创持股6.27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00002%;黄文佳持股7123.93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81%;黄卿乐持股为3997.14万股,占比1.57%。

  据首航高科2020年年报,京津荣创为首航高科的控股股东,黄文佳、黄卿乐、黄文博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截至2020年年末,京津荣创对首航高科的持股比例为6.39%,黄文佳、黄卿乐的持股比例分别为7.63%、3.21%,黄文博通过京津荣创间接持股。彼时,京津荣创、黄文佳、黄卿乐对首航高科的合计持股比例高达17.23%。

  短短1年多时间,缘何黄氏家族持股比例大幅下降?梳理首航高科的公告可以看到,自2021年以来,上市公司曾多次披露黄文佳、黄卿乐、京津荣创等股份质押回购违约,持股遭遇被动减持的公告。

  事实上,黄氏家族的资金危机早在2019年度便有所显现。

  2019年6月、8月,首航高科曾陆续披露黄卿乐、黄文佳股票质押违约,部分持股面临被动减持。资金压力下,黄氏家族于2019年11月同甘肃省并购(纾困)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甘肃并购基金)达成协议,由京津荣创将所持首航高科股票2.51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9.90%)转让给甘肃并购基金。此次交易后,首航高科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将由31.85%降至21.96%左右。

  2020年下半年,黄卿乐、京津荣创等的持股再度遭遇被动减持,这导致黄氏家族持股比例进一步缩水。

  首航高科已化身酒泉上市公司

  2020年9月,在持股遭遇被动减持后,京津荣创所持首航高科股份比例由10.12%降至9.78%,甘肃并购基金由此成为上市公司单一第一大股东。不过,当时黄氏家族的合计持股比例依然领先于甘肃并购基金,其控制地位并没有被动摇。

  现如今,黄氏家族持股比例已经不足5%,而首航高科仍表示,公司可能会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情况,但基于《公司章程》规定、一致行动协议约定以及实际控制人在公司管理层所占比例,本次司法拍卖暂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亦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据首航高科《公司章程》,公司对控股股东的定义是:持股比例占比50%以上的股东;持股比例不足50%,但依其持有的股份所享有的表决权已足以对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股东。公司对实际控制人的定义是: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能够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人。

  结合上述情况来看,“实际控制人在公司管理层所占比例”似乎是上市公司判定黄氏家族依旧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主要因素。目前,黄文博为公司董事长,黄卿乐为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黄文佳担任公司董事、总经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黄氏家族也一直在想办法自救。

  2020年10月,京津荣创、黄文佳以及首航高科曾与东方邦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邦信)签订《债务纾困重组合作框架协议》。东方邦信拟以不超过15亿元协助全部解决京津荣创、黄文佳及关联方以持有首航高科股票做质押的股票质押债务。只可惜,上述纾困重组合作未有实质性进展。

  2021年12月,首航高科与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肃州区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协议约定,上市公司将注册地址迁往肃州区,建设企业总部,肃州区政府根据公司迁址程序节点,分批次向公司提供迁址补贴。同时,上市公司将在酒泉市辖城内投资建设一批“光热+光伏+风电”“光伏+储能”新能源发电基地。

  今年2月下旬,首航高科宣布完成了注册地址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化身为了酒泉上市公司。从股吧里的投资者言论来看,在甘肃国资资本平台有大比例持股的情况下,首航高科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大幅缩水,也让一些投资者对公司未来发展有了更多憧憬。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